球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长安街最贵烂尾楼再度迷失-十年间换6个主人 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9:46:06 阅读: 来源:球阀厂家

长安街最贵烂尾楼再度迷失:十年间换6个主人

天安门以东7公里,北京CBD核心区,大望路口东南角,耸立着两栋米黄色外立面的高层建筑,向东望去,这两栋建筑犹如长安街威严和CBD繁华的休止符。这是北京最具历史感的地产项目之一,它在十年间换了6个主人,至今还没有完工。随着股东的更迭,项目案名也不断变换:从最初的耀辉国际城到擎峰阁,到长安8号,再到佳兆业广场。(由于长安8号作为案名历时最久,传播最广,下称长安8号)

如今,长安8号正迎来它的关键时刻。按照既定的计划节点,项目将在5月迎来竣工验收。如果顺利通过验收,它将彻底摆脱“京城最著名烂尾楼”的帽子,华丽转身成为北京地段最优良的豪宅项目之一。

长安8号的实际控制人郭英成正被麻烦缠绕,恨不得把内地所有资产都卖掉变现;项目代建方佳兆业公司濒临破产,自顾不暇;两个投资人太盟基金(PAG)和生命人寿,犹如热锅蚂蚁,为了保全自身利益,都希望在项目前途的选择上有所作为;而正在并购重组佳兆业的融创,也不失时机地对这个项目流露出垂涎之意,戴德梁行正受邀研究一个内容惊人的方案。长安8号是否真的会放弃一部分豪宅而改作写字楼?戴德梁行所代表的究竟是融创还是PAG?这一切,都隐藏在长安8号那高高的围挡背后。

长安8号目前的主人叫郭英成,一位来自潮汕地区的50岁地产商人,销售规模一度排进TOP20的上市房企佳兆业(01638.HK)的创始人。由于身涉内地官员的贪腐案,为躲避调查,郭英成从去年10月开始远避境外,目前滞留在香港四季酒店。

因为郭氏的不配合,深圳地方政府用一种罕见的方式对佳兆业进行制裁——封锁了其位于深圳的在售项目,并限制这家企业开展经营,这对佳兆业造成了致命打击。目前,这家上市企业已陷入巨大的债务危机之中,处在破产边缘,另一家房企融创中国(01918.HK)正试图收购它。

郭英成的家族公司于2013年7月从香港金利丰集团手中接过长安8号项目,彼时,金利丰集团从奥园手中取得该项目的所有权不足一年。常年居住在香港的郭英成,与金利丰集团的主人——香港著名女富豪朱李月华多有交集,他们的名字常见于香港各种名流圈的活动中。

郭英成的收购并非由佳兆业出面,而是由其家族公司在北京耀辉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耀辉置业)的境外股东结构中进行,所以这笔收购的细节没有被佳兆业披露。有媒体曾披露称,郭氏收购长安8号的总代价为60亿元。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项目公司耀辉置业在2013年7月更换了董事会成员,金利丰集团相关成员全部退出,代之以原学东、麦伟良、胡南洋、李桂妮、赖大目等人。他们都是郭氏家族企业成员,真实身份为郭英成的助理、会计、司机。在收购完成之后,在郭英成的安排下,佳兆业与耀辉置业签署协议,以“代管代建”的方式介入长安8号的开发。

帮助大股东代建长安8号,被认为是佳兆业打开北京市场的前哨之战。佳兆业介入之后,与北京高端住宅代理机构亚豪签订代理协议,试图在北京豪宅市场一战成名。然而,当时的郭英成绝不会预料到,一年之后将有厄运降临到他的头上。

如今,项目实际控制人郭英成滞留境外,代建方佳兆业在半年间快速跌落至破产边缘,长安8号的前路再度蒙上阴影。接近该项目的人士对界面新闻透露,因为郭英成和佳兆业的处境,长安8号的工程进度已经严重滞缓。

去年12月,项目一位营销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该项目将在羊年春节前开放样板间,并于今年上半年入市。此前,长安8号曾取得过预售证,但已过期,新的操盘者打算以现房入市。

不过,该营销负责人显然对佳兆业境况的估计过于乐观了。长安8号的样板间未能如约推出,开盘时间也推迟到今年下半年,但也不能确保。“只有一点我可以保证,项目工程并没有停。”该营销负责人强调。

羊年春节前,长安8号项目四周,印有“佳兆业广场”字样的围挡宣传海报被全部撤下,高高的围挡墙面变成一片空白,隐约显露出此前案名“长安8号”留下的痕迹。当时,市场人士对此的解读是,佳兆业将撤出该项目,项目或将继续烂尾。不过,上述营销负责人对界面新闻澄清说,他们只是打算对围挡画面进行更换。

然而,3个月过去了,并没有新的围挡画面出现。4月中旬,界面新闻记者曾试图进入工地现场一探究竟,但在距离工地大门还有五六米时,门口保安就已经做好了拦截的姿势。鲜有人知道这高高的围挡后面正在进行什么,从外部望进去,里面有人在施工,但工人寥寥。

施工方中建一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透露,项目整体结构和外部装修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属于中建的那部分工作已经差不多做完了,现在项目正进行建筑内部的一些安装和装饰工作,以及总平和园林绿化方面的工作,“5月是竣工验收的节点,但是否能具备验收条件还存在疑问,”这位中建人士表示。

从项目代理机构亚豪得到的最新消息是,他们从2014年初正式介入后,“其实什么都没来得及做”,营销线的工作处在停滞的状态。鉴于佳兆业目前的状况,也不知何时启动入市前的准备工作。

“无论佳兆业的重组结果如何,佳兆业团队都很难陪长安8号走到最后。”一位接近佳兆业的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在他看来,如果佳兆业易主,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帮郭氏家族代建这个项目呢?而从郭英成角度看,他作为这个项目股东的身份,恐怕也已进入倒计时。“如果郭英成不再是长安8号的拥有者,又有什么理由让佳兆业继续操盘呢?”

目前,麻烦缠身的郭英成正在抛售内地各处资产,彻底退出内地的迹象十分明显。除了出售佳兆业股份之外,他还在清算家族各种平台公司,包括出售在去年中旬秘密控制的一家信托公司,以及清仓所持有的天健集团股票等等。在此背景下,郭英成与长安8号,恐将很快迎来缘尽的一刻。

郭英成拿下长安8号,并非靠一己之力。郭英成最亲密的合作伙伴生命人寿,以及一家国际私募巨头太盟基金(下称PAG),都对郭氏接手这个项目提供了实质的财力支持。

接近佳兆业的一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生命人寿对长安8号项目提供了一笔数额不少的贷款。界面新闻记者未能获知这笔贷款的具体数额,但在郭英成陷入麻烦之后,生命人寿对收回这笔投资的前景感到焦虑。

生命人寿同时是佳兆业的第二大股东,在郭英成陷入麻烦时,它高价接手了郭氏家族大笔股份,目前持有佳兆业股份已达29.96%,逼近要约收购线。按佳兆业目前的股价计算,生命人寿这次接盘浮亏严重。

这不是生命人寿第一次向郭英成施予援手,在佳兆业危机爆发前,生命人寿曾作为有限合伙人对佳兆业旗下的地产私募基金提供资金支持,累计认缴了120亿元的基金份额。在郭英成陷入麻烦之后,生命人寿接盘了属于郭氏的国民信托、惠州某旅游度假项目等多项资产。

尽管如此,郭英成似乎仍然非常缺钱。10天前,他卖掉了自己位于香港贝沙湾的豪宅,套现9280万港元(约合7424.93万元人民币),香港当地媒体报道称,这笔交易属于亏本甩卖。界面新闻未能获知郭英成急于套现的目的,不过,在佳兆业之外还有大笔的个人债务,是这位困顿中的富豪不小压力的来源之一。

在长安8号中,还隐藏着一家极具实力的国际私募巨头——PAG。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PAG于2013年9月进入长安8号项目,由于交易是在项目注册于BVI的一家股东公司层面进行,界面新闻未能获知PAG投资的数额。

PAG在耀辉置业位于香港的股东公司——世纪协润投资有限公司中派驻了两名董事,这显示出,PAG在长安8号的投资属于股权型的投资。这两名派驻的董事分别为许云辉和刘湛云,均为PAG位于香港的高管,其中,许云辉还有一个较易识别的身份——他是绿城的独立董事。

PAG成立于2002年,是亚洲最大的多元化投资管理集团之一,旗下管理的资产总额逾110亿美元,涵盖私人股权投资、房地产及绝对回报策略。其官网显示,PAG已经投资超过500个房地产项目,投资总额超过170亿美元,它旗下有多支地产私募基金,其中一支已在伦敦交易所上市。界面新闻未能查询到具体是哪一支基金投资了长安8号,对于记者的询问,PAG香港总部发言人及刘湛云本人都选择沉默。

国际私募基金一般都要求较高的收益率,目前引进PAG时间已长达一年半,长安8号尚没有任何收益,“请神容易送神难”,郭英成要如何满足国际资本的胃口呢?如果郭英成对长安8号的未来缺乏支配力,这个项目的命运,或将由债权人生命人寿和PAG重新决定。

对于长安8号,正在并购佳兆业的融创似乎也有所企图。界面新闻获知,在介入佳兆业重组后,融创曾与戴德梁行合作,打算给长安8号制定一个新的方案。

今年3月以来,融创董事长孙宏斌一度率领并购团队入驻佳兆业总部。在要约收购佳兆业股份外,融创还对佳兆业位于上海的4个项目表现出浓厚兴趣,并提出了协议收购,这与融创深耕长三角区域的战略相符。除此之外,鲜有人知道的是,孙宏斌对北京的长安8号也悄悄地展开了动作。

戴德梁行是国际五大代理行之一,专注于商业和写字楼市场的代理与顾问咨询服务。一个有趣的细节是,股权投资了长安8号的PAG,同时也是戴德梁行的股东之一,在长安8号中,戴德梁行的身份显然十分微妙。界面新闻记者未能获知戴德梁行介入长安8号是否有来自PAG的授意,但从表面看,它只是作为融创的乙方参与项目。戴德梁行的一位高层回复界面新闻称,“不对进行中的事情置评。”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融创和戴德梁行就长安8号研究出了一个惊人的方案。这个70年产权的住宅兼容商业项目,可能会颠覆此前的规划定位,减少住宅和公寓产品,加大写字楼在项目中的比重。“新方案会以写字楼为主,甚至还研究了推出住宅产权写字楼的可能性。”该知情人士称。戴德梁行负责对后期入市后写字楼的持有出租或者整体出售提供解决方案。

在佳兆业此前的定位中,项目紧邻长安街的北楼,将定位为国际奢侈品商业中心,产品形态为“商业+公寓式酒店+会所+写字楼”,而有着曲面外观的南楼,则定位顶级酒店式公寓。

如果融创顺利收购了佳兆业,按照依然有效的协议,融创会成为长安8号最终的代建方,但是,“融创对长安8号的介入,已经超出了代管代建的范畴,更像是为接手这个项目在做准备。”上述知情人士称,“融创在这个项目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最后融创在股权层面接手了长安8号,也不必感到意外。”

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中国知名并购重组专家、曾经担任过奥园董事局副主席的武捷思,在奥园接手长安8号后,曾深度参与该项目的运作。如今,他在融创并购重组佳兆业的行动中扮演重要角色,无意中,再度与长安8号发生了关联。商业世界总是充满奇妙的因果,武捷思对长安8号的了解,或许也有助于孙宏斌对长安8号的价值判断。

不过,融创对长安8号的青睐,也受制于各种不确定性的条件和局势。“佳兆业的局势变化太快,孙宏斌跟郭英成之间的关系也很微妙,不清楚未来会有怎样的走向。”戴德梁行一位内部人士表示,“我们也很担心,到头来应该去问谁要钱呢?”

十年间,长安8号变换了6次主人,更换了4次案名,并数度停工。这个命运坎坷的项目,仿佛笼罩在一个魔咒之下,各路股东的进进出出,均能踩上房地产市场上涨行情而获得不菲的投资回报,但没有哪一个操盘者能顺利地把项目开发完成。

2004年,土地出让还未强制实行招拍挂之时,在北京地产圈颇为低调神秘的富豪——王府世纪的控制人王志才通过与政府协商,拿下长安街沿线最后一块拥有70年产权的地块,并将项目定名为“耀辉国际城”。百度百科显示,王志才是著名影星,“晴格格”扮演者王艳的老公。

同在2004年,天鸿宝业以3100万元收购了项目62%的股权,成为项目公司耀辉置业的大股东。2007年8月,北京首开集团注资天鸿宝业,成为“耀辉国际城”的实际控制人。不过由于缺乏开发高端住宅的经验,半年后,首开将股份全部转让给香港世纪协润,项目改名为“擎峰阁”。

由于资金紧张,世纪协润找来奥园展开合作,2009年9月,奥园收购世纪协润41.33%股份,间接拥有“擎峰阁”控股权,并将项目正式改名为“长安8号”。

然而,从2009年到2012年初,奥园接手长安8号近3年时间里,一直未与世纪协润达成一致,项目销售也频频遇阻。2012年3月,奥园出售长安8号51%的股权给香港金利丰集团,长安8号迎来第五任主人。不过,金利丰接手后一直没进行任何开发,直到被郭英成全盘接手,佳兆业介入操盘。

每迎来一个新股东,长安8号的股权背景就愈加复杂,也为操盘者的开发不断增添着难度。加之所欠银行贷款、股东借款、工程欠款以及各路供货商欠款,项目在各式股东和债权人的纠缠中渐渐迷失方向。

如果不是飞来横祸,郭英成及其佳兆业,本有可能成为这个魔咒的终结者。在佳兆业介入的时间里,长安8号经过多方处置,渐趋明朗,入市在即,但这一切在佳兆业危机深度发酵之后,出现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目前耀辉置业的股东结构中,王府世纪仍然拥有3.17%的少数股权。不过,这部份股权似乎并不享受实际权益。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的问询时,王府世纪公司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你去找佳兆业吧,他们才是这个项目的拥有者。”

美女性感

少妇丝袜

极品美女

性感翘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