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约定的约定是没有约定[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30:44 阅读: 来源:球阀厂家

我和曲奇有个约定,我和染博有个约定,可是曲奇和染博有约定吗?我不知道。曲奇说他从来没和我有过约定,也从来没和染博有过什么约定。染博说,他认为的约定是再和我见面的时候抱抱我,可是我却失约了。最后,约定的约定是没有约定。

——壹——

曲奇双手一甩,所有的水滴集聚向我的脸飞来,我刚刚擦上的粉底立即变成了深一块儿浅一块儿的,顺着水珠带下些许的粉渣,他夺过我手中的粉底仔细的看了一番,瞥瞥嘴儿,“呦,我的宝贝儿,染博对你那么好,怎么连粉底都让你用劣质的啊!”曲奇不怀好意的拨弄着我的耳垂儿,我打掉他的手,“你能不能不总和他斤斤计较啊!如果你嫌我用的不是好牌子的,那你就给我买。”然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进洗手间,手一抹,把刚刚画的妆全都冲花了,眼圈顿时被黑乎乎的眼线糊成了圈圈,成了熊猫眼。什么时候,曲奇走到我的跟前,“你这是何苦呢?”他有些怜惜的看着我,我从镜子里看看他,顿时心底有说不出的滋味,他手摩挲着我的脸蛋,“宝贝,我心疼你。”

——贰——

曲奇啪的一声把CD的粉底放在我的桌子上,“以后对自己好点儿。”头也不回的走掉。我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的背影无言。

染博从我的身后跨过来,“为什么要他买啊?你什么时候开始化妆的?也不让我知道。“我回头看看满脸认真的染博,噗嗤一下子就乐了。

“你笑P,我讨厌这样的你。”他拿起CD粉底急匆匆的往门外走。我也追了出去,看见他揪住曲奇的衣服,把粉底还给了他。“我的女朋友她需要什么我给她买,用不着你的资助。”曲奇无力的笑笑,看到不远处的我又收回了目光,收起粉底继续往外走。染博回手搂住我的肩膀,“以后缺啥和我说。”

——叁——

我下班寻思去找曲奇约会,不料正遇见染博和曲奇在一块儿,我就知道他俩在一起准没什么好事。

“我说过了,你少碰我的女人,你那么做算什么?”染博红着脖子冲曲奇说话,曲奇则不紧不慢的摆弄着自己手中的咖啡杯。“如果你爱她,就要照顾好她,不要让她用劣质的粉底,不知道对皮肤有伤害吗?”曲奇一针见血的说中要害,让染博很是下不来台。然后他斜睨了一下站在门口的我,“你看,她来找我了。”我顿时惊慌失措,可是已经来不及躲开,曲奇上前,拦住我的小蛮腰就走,“你……”染博指着曲奇,憋的脸都快成了紫色。我心底莫名的升起一丝心疼。

可这是我向往的感觉,继而就忘记了染博的存在。我渴望的,我需要的,曲奇统统的都可以给我,对,就是那种感觉,在他的身边都会心跳,会得到慰藉。

——肆——

到底是谁在和谁较劲呢?一连两日没有了染博的消息,我去他工作的地方一探究竟,才知道他因为身体不适而休了假,于是我买了好多的食品直奔他的住所。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来迎接我,表情上可以看出我的到来让他有些出乎意外,“你怎么来了?和他在一起不是很好吗?”就知道他会在意,我半推半搡的把他按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向着他的唇就啃了过去,他似乎用了浑身的力气,“你走开,我不认识你,我认识的洛子是高峰之巅的纯洁花。”我傻傻的坐在地板上整整想了五分钟,他也坐在沙发上没动地方。转之扔下一打钱,“照顾好自己,别一天抠抠搜搜的,你以为你这样就了不起了?”

“你给我出去。”然后把那打钱朝我扔来,钱洋洋洒洒铺盖了满客厅的地板。踏出门的时候眼泪就再也止不住。

不知何时,曲奇从一棵树后面窜了出来,“怎么,和男朋友吵架了?”我勉强的动了动嘴,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在曲奇的怀里嚎啕大哭。曲奇扬起头朝上面的窗子望去……

——伍——

好一段时间里,我和曲奇都是成双的出现,大家都以为我义无反顾的爱上了曲奇,而背叛了染博,其实我也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想要问我的话,我也给不出明确的答案。

染博红着眼睛拦住了我回家的路,“洛傻,我们别再这样了好不好?上次我做出那些后,感觉心好疼,我们还是像原来一样吧。”我说好,然后我又名义上的成为了染博的女朋友。他拉着我的手踏过繁华的街道,“洛傻,我知道你挣钱不容易,所以不想让你贡献出那么多,你那样真的有想让我死的心了。”迎面走来一群女孩子围在曲奇的周围,莫名的醋意让我情绪低落,曲奇很友好的冲我招招手,我却再也无心对视上他的双眸。就一天的时间,我拉上了染博的手,曲奇就离开了我,这个又开始让我觉得若隐若现的男人。

“怎么办,染博,我好像真的稀罕曲奇了。”染博的手把我的手攥的更紧了,却说:“你要是喜欢他,我不拦着,只要你幸福。”哈哈,我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我说染博啊!你能不能不那么俗?”

——陆——

一个不明飞行物从我头顶飞过来,啪唧落在了我心爱的笔记本上,一团菠菜,我没好气的放下笔记本就去找肇事人算账,曲奇正得意的朝我使眼色,“我去……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呢?”我很气愤的说,他坏坏一笑,“当然有意思。你看你自己的本子啊!”我这才揭去落在本子上的菠菜团,却是个蝴蝶结的图案,突然间又熄了火,凭什么他就能那么有才!暗送秋菠~~我晕。

他凑到我跟前,贴近我的耳朵,温热的呼吸一下接着一下的传过来,“怎么样,喜欢不喜欢?”他无赖般的挑起眉毛。

“曲奇,你好坏。”

“洛丫,你很好,就是有点坏。”这话还真是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时候就有点坏了呢?但我还真爱听。“要不这样,我来享受你的好,你享受我的坏。”

“不,还是一起享受坏吧!”

——柒——

染博拿着我的那本会议记录本无心的翻看着,看到那个印在本本上的浅绿色的蝴蝶结,也好奇的停下了手中翻看的动作。

“洛傻,这个是怎么弄的?挺有感觉啊!”

“嘿!是曲奇扔到我本子上的菠菜弄的图案呢!”染博不再语,跳过了那个本页。

“洛傻,走吧,又要开会了。”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针已经指向4点,他把本子还给我,去自己的办公桌上取来了会议记录本。“我晕……啥时候换成了和我配对的情侣本了?”他傻呵呵一下。

——捌——

我和染博是在一个部门,因为曲奇和我们不在一个部门,所以开会是同一个时间却不是同一个点,倒是早有耳闻说要人员调配,却不成想来的有些太过于突然了,公司派遣曲奇到北京工作,因为工作关系,还会要经常出差。曲奇来告诉他调遣的事情时,我显然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想着自己喜欢的人就要走了,很不是个滋味。

“洛子,你把眼睛闭上。”

“做什么?”我以为他要亲我神马的,我就是不肯听他的话。

“叫你闭眼睛你就闭眼睛啊!乖……”然后我就闭上了眼睛,不过这闭上眼睛了总还是心里没底,所以就一直紧锁着眉头。慢慢近了的温热呼吸,他在我耳边喃喃低语,“不要总是锁着眉头,开心点好么?”我才慢慢的舒展开。“撞树啦!哈哈。”他一个拳头打在我的脑门上,我睁开眼睛,愤愤的去追他。

“哈哈,开心不?你真的好单纯。”他不跑了,“打我一拳吧!这样就以牙还牙了。”我真就狠狠的锤了他的后背。

——玖——

“你喜欢染博吗?”我想我不知道,所以我似乎给他的答案一直都有些朦胧。我说:“我们的爱是超脱凡俗的。”他说你这话真是让我有点吃醋了。“那你喜欢我吗?”我说喜欢。

曲奇说,我知道有些事情你说不在乎,但是你是在乎的,染博说他在乎,可是他却十分在乎。我嫣然一抹,“当然在乎,可是我也知道这些并不是爱,但是我却万分的需要这样的感觉。”

“你真是王八蛋,矛盾死了。”我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曲奇第一次和我说脏字呢,觉得就那么的可爱到了极点。

——拾——

因为已经向上级申请了一同调往北京,所以也一直没把他的离别当成太伤感的事情。我甚至都想好了要怎样说服染博去北京的事情,行李都已经打点完毕,飞机票都买好了,当然这一切的一切曲奇都是不知道的。

我打电话和染博道别,本以为他会阻拦我,没有,他只是酸了掉牙的说了一句:“我希望你是幸福的。”我又开始心疼,在电话的这一边保持沉默。“我可能也要回家先休养一段时间了,最近实在太累,身体有些扛不住了。”我除了告诉他好好休息,好好照顾自己,别的就什么也说不出了,因为你不是我,所以你永远也不会理解我的那份感受,复杂而又痛苦。

都已经凌晨的时候了,我又接到了染博的一条短信:你都不在了,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呢?珍惜吧。我没能回复他,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

——拾壹——

我决定追随曲奇到北京的前天晚上,晴子请我去了琉璃场,那是写满我记忆的地方。冰场外围赤裸裸的树干光着身躯在寒风中,我瑟瑟发抖的拉紧了衣服拉链,把脖子深深的陷进了大衣里。这在这里职守几年的树木倒是都没变,屹立在原来的地方,可是感情却不能像树木那样一直坚持着,原因很简单,人是可以走的,树走却太难。

“洛子,你真的决定去北京了吗?”

“是的。”晴子停顿了好久说,“去是为了神马呢?”

“我喜欢曲奇,更向往他的城市。”我就那样轻描淡写的回答着。

“洛子,曲奇已经有自己的女人了!”我的冰刀一下子失去了控制的前行了一小段路,狠狠的撞向了围栏,继而一屁股坐在冰面上,骶尾的疼痛让我已经无法动弹。我对曲奇的爱如同这突如其来的跌倒,原来技术再好也难免不失足。

“洛子你没事吧!”晴子过来扶我,我却怎么也起不来了,后来他就打电话给朋友才把我接回了家。

没能和曲奇一起走,他一个人登上了开往北京的飞机,登机之前他还给我打电话说:一定要学会照顾自己。我在家休养了好几个月,偶尔能接收到曲奇的问候短信,再无其他。我无聊的整日面对窗子远眺,期待着有一天他会出现,哪怕是告诉我,我不喜欢你。

——拾贰——

伴着春芽的萌发,我终于能下地正常行动做事了。我终究没有告诉染博我去了北京,去了他住的地方。

敲敲门,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开的门,“请问您找谁?”我挠挠头,还是决定不说出我的身份,赧然的答道:“对不起,我可能找错地方了。”那个女人没再说什么,把门重新关好。

我提着有些沉重的心情下楼,恰巧碰见刚刚拎着卫生巾回家的曲奇,他腾出一只手,激动的抓住了我的胳膊,“洛子。”我看着他微微一笑,眼泪就掉了出来,他措手不及的拿出衣兜里的手帕,居然是那块我在他生日宴会时送的礼物。

“你看你,还是长不大的样子。”恰到这时,那个陌生的女人出现了,“你们认识?”我用手帕擦了擦眼泪有还到了他的手中,“不认识。”

曲奇,为什么,为什么你还对我那么好,是真的心疼我吗?

——拾叁——

凌晨,我直接乘上了直达深圳的列车,本是很郁闷,可一想到要去看染博,我突然就兴奋了起来,这回可真是可以实现我们那个单纯的约定了呢!

我拨通了染博的手机,接电话的是一个阿姨,我有些纳闷的问:“难道这不是染博的手机号吗?”对方回答:“染博他在手术台上。”电话突然断掉,传来一阵盲音,我揪紧衣服的手开始潮湿,再打过去就是关机。

风顺着车窗吹向面颊,头皮一阵发麻的没了直觉,不是说好再见面的时候要抱抱的吗?怎么就一点消息都不肯告诉我的上了手术台呢?可是我又想到他前一段时间的倦怠,想必真的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下了车,我急忙再次拨通了染博的手机,通了,不等对方说话,我便问“他现在怎么样?”

“还没下台呢!”

“在哪儿?”

“深圳市人民医院。”

我去了手术室外等候室,凭父子相找到了染博的爸爸。然后在静寂的时光敲打的弱音中等候,如同一日三秋。那天他做的那台手术是最大的,很晚很晚才回病室,看着病床上昏昏沉睡他,我的心底防线彻底崩溃。

染博,我等你醒来,然后抱着你,不放开。

——拾肆——

知道吗?有一种爱叫做超脱凡俗,超脱凡俗的爱不是爱情,却是比爱情还可贵还重要,我和染博的爱是超脱凡俗的爱。

我喜欢曲奇,至于曲奇对我的感觉怎样,我不得而知。我们是凡人,可以互相喜欢,互相喜欢也不是爱,那是存在于生命中的依赖和幸福。我想说,我自己拟定的那个和曲奇的约定是能和他在一个城市生活下去,但最后,约定的约定是没有约定。

______ 全文完______

文/若梓落(QQ:1191487639)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