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04-05 16:45:43 阅读: 来源:球阀厂家

莫含烟这一觉睡得极舒畅。

无恶梦侵扰,云里雾里的梦景,让她感觉自己像阵风似的身躯轻然。

不,应该说在腾云驾雾了。矣,身边还有一只大鸟陪着自己,这鸟好大,像是传说中的朱雀。

视线往上,鸟上居然站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那女子见莫含烟望着自己冲她嫣然一笑,幽幽开口说:“为什么要回来?忘了岂不是更好!”

莫含烟撇嘴,觉得这位姐姐好奇怪,初次见面怎对她说出这种话。不过这位姐姐让她觉得熟悉,生不出半点讨厌。

她仅想片刻,听见女子叹起气:“你终是舍不得他!十万年的分离,也不能让你清醒!好傻!定会后悔的!”

莫含烟没来由的心间一抽,某个地方感觉空空的,似乎丢了最宝贵的东西。

莫含烟捂着心口,开口追问:“他是谁?”

女子只是苦笑,却不再作答,转眼身影如同一缕轻纱薄雾一点点消失。

莫含烟倏然间苏醒,水眸流转,回想梦里的一切,仍觉心痛难抑。

一抹绿影浮现,见一青衫男子负手立在屋内,仪容俊隽,周身散发出清冷之气。

莫含烟以为屋子主人回来了,慌忙下榻道:“这位哥哥,昨日实在太饿太累,便用了你的膳食和床,失礼了!”

青衫男子闻之,嘴角微扬,幽幽转身,笑道:“无妨!看你一路匆忙艰辛,这是要往哪去?”

莫含烟抿嘴,在不确定对方身份前,她不能将自己的身世说不出来,可那天音山只道听途说,又没有确切的地点,又不知如何找寻?

见这青衫男子一身儒雅,看似饱读诗书之人。这种人素来多识广,于是开口说:“可知天音山怎么走?”

青衫男子身躯一顿,凤眸一眯,道:“好好的去哪做甚?有何所求?”

莫含烟见他看穿自己的心思,不好意思地搓起衣角,压低嗓门说:“我想拜神仙为师,求得长生不老之术!”

青衫男子闻之呵呵笑起,“哪有什么长生不老,不过是传闻罢了!”

心里却在想,不知师祖爷为何要叫自己来接这个小女娃,看她心思单纯,与世人并无二样,真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师祖之命不可违,他只能暂且将这女娃带回师门,尚等师祖出关后再行定夺。

“看你年纪小小,按理应该依伴在父母身边,为何孤身一人在外?”青衫男不依不饶非将莫含烟的身份弄个明白,以免鱼目混珠,弄个魔教徒子混入门中,岂不是本门不幸。

“我……父母双亡,已是无家可归!”莫含烟难过地哽咽起。

青衫男见她哭了,暗叹,世人的生离死别,竟是这般伤人。而他早已超脱生死,过着无忧无虑的神仙生活,并不能完全何会到莫含烟此时的心情。

他觉得自己对个孩子认真过了头,也就不再多问。

指尖一点,一朵白云浮现,青衫男往云朵上一站,朝莫含烟伸手说:“过来,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可比天音山有趣多了!”

莫含烟见他衣袂翩翩,似有乘风归去之式,一双水眸圆睁,“你……是神仙!”

青衫男不置可否。

莫含烟顿时乐得眉开眼笑,跟在那青衫男子身后。

白云飞起,莫含烟这才觉得昨晚的梦竟成了现实,只不过姐姐换成了哥哥。腾云驾雾的感觉原是这般好,有那么一天,她也要腾云驾雾。

莫含烟隐隐下了决定。

下了云端,莫含烟才知这位青衫男乃万莲山大护法青木的徒弟,名唤穆月。

万莲山,莫含烟隐约听父亲提过,似乎是个不怎么露面的神秘门派。正邪难分,据说那门派在世已有几千年历史。

莫含烟此时已十分肯定,这万莲山定是修仙的,心里顿时有了期盼。

万莲山上只云雾飘渺,云雾深处不时掩着座座巍峨宫阙,翘角飞檐间,隐约听见金铃阵阵声响。奇花异草比比皆是,更有珍禽异兽在云雾间穿梭跳跃。时而传来几声叫声,让整个万莲山越发显得空旷静谧。

穆月将莫含烟引入一处偏殿,殿里有十多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孩子正坐在木桌上背功课,有男,有女,均不过十多岁。

男的个个身含贵气,看似来历不凡;女的秀气水灵,却透着股傲娇之气。

相比这些男女童,莫含烟给人的感觉要寒碜的多,何况她此时一身男童装扮,一身衣裳穿了不知有几天,早就发馊,脸上还是脏兮兮的,要多落魄有多落魄。

莫含烟一靠近,那群童男童女迅即散开,个个捂起鼻子,一脸嫌弃。

“哪里来得野小子!”其中一个女童带着鄙视开口道。

莫含烟见这女童衣着比其他女孩华丽,又一脸盛气凌人的,不由咬咬嘴皮。

穆月见莫含烟被众人排挤,将她引进殿内,继而介绍给大家:“这是新来的弟子,从今天起与你们一起学习!”

说话间,有位老人拄着拐杖姗姗步来。

那老人白发白须,鼻上挂着副眼镜,背有些驼,却是一副严肃严谨的,看模样像是位夫子。老人一来,围观的童男童女迅即散开。

老夫子步到莫含烟跟前,扶扶鼻梁上的眼镜,细细打量起莫含烟,继而开口说:“叫什么?可曾读过书?”

莫含烟咬咬嘴皮。

她想,这种地方与世隔绝,应该没有官场中的人,便道出自己的本名:“回夫子,我叫莫含烟,莫名的莫,近水含烟的的含烟!之前读过几本书!”

夫子颔首点头,老眼一眯,笑盈盈地道:“听名字,是个女孩!可为何穿成这样?”

莫含烟经夫子这么一问,顿觉自己说漏了嘴,不知不觉中已将性别透露。

“原来是个女的啊!”立即有人小声议起。

莫含烟一脸囧相。

夫子见她忤在原地不动,将手里的拐杖举起,敲了下她的脑门,喝道:“愣在这做什么,还不去换身干净的衣服过来上课!”

这一喝,将莫含烟吓一跳,慌忙收回游走的思绪,捂着作痛的脑门。

“我带你去吧!”人群中步出一道俏小的身影。

莫含烟这才发现这女孩刚才并不在人群中,显然是刚刚进来的。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是我写得不好吗,为什么看得人这么少啊!哇哇,心好难受!好吧,今天到此!

逆刃满V版

棋牌

幻想封神online手机安卓版

阿瓦隆之王37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