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7

发布时间:2021-04-05 18:35:51 阅读: 来源:球阀厂家

神祖一双波光潋滟的桃眼眯起,心里不时燃起一股不安。

十万年前的那幕犹在他眼前。

当时天迦黎那狠绝失落的眼神,让他见了心像挨了鞭子似的疼。

贵为神祖,统领神界几千万年,没有什么事能难到他,唯独对这个儿子他束手无策。这儿子生来就是他的克星,一出生就赶上难产,痛得他深爱的妻子死去活来,最后只能择二选一,妻子终是舍了自己保住了他的骨血……

后来儿子什么事都与他唱反调,让他痛爱之余,不免有点恨铁不成钢。

再过五千万年,就是他的大限,到时这神祖之位便要传给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可儿子这样,让他如何不担忧。

情是儿子的死劫,看来此生终是逃不过!

也罢,那就顺其自然吧!不过就是个凡人,纵是带上她,量她也捅不破天。

莫含烟被安排在神宫的一处偏殿内。与神宫主殿相隔甚远,她仰着脖子也看不到主殿的半片屋瓦。

与主展的巍峨相比,偏殿十分不显眼。

不但院落偏僻窄小,就连屋内的陈设也极简单。除了常用的一桌一椅一榻外,就看不到其他东西。

院里花木扶疏,却都是些较平常的花木。

这些花木像是长时间无人打理,总觉失了几分精神,越发给偏殿增添几分孤寂。

莫含烟想不到像神宫这么神圣的地方,也会如此凄凉萧瑟。

她依着一棵树四处张望,盼着能来个人,好知道天迦黎的伤势如何?

可是左等右等,就是瞧不见个人影。明显像是被人遗忘了。

神宫这么大,她该上哪去找天迦黎?

“师父!”对着空荡的殿宇,莫含烟心口揪得紧紧,鼻翼酸涩,心口憋闷得紧。

莫含烟其实没想到她师父天迦黎居然是神界的太子,这是何等荣耀尊贵的身份?

莫含烟已觉自己卑微的如同一颗尘埃。神祖之前说的那些羞辱话又在耳边回响。

莫含烟捂起耳朵不愿去想,可偏偏越这样越往心里钻。

继而像条毒蛇般在嗜咬着她的心。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等着师父来找她,她要在师父找她之前变强!让神祖见识下一个凡人的威力也是不容他小瞧的!

莫含烟纤指紧握,试着感应丹田里的真气。然而丹田里仍是空荡荡一片,莫含烟气得直想骂人。

这个忘尤也真是,来神宫前好歹也该替她把封印解了,害得她半点修为都无,不能练功提高修为,在这漫无边际的等待中如何消度?

好在她已学会辟谷术,不然这会非活活饿死不可。

怎么办?不能练功!

莫含烟在花木下转悠,透过花丛看见一道月牙洞门,那洞门内看深曲径通幽,不知里面是不是住着什么人。

反正在这也无聊,不如找个人聊聊天打发下时间也不错。

转念一想,来这已有几天,之前并没瞧见过那洞门,想来是那洞门被花木掩盖了,让她没有注意,此时不过是碰巧。

莫含烟一时来了兴趣,拨开花木朝那月牙洞门走去。

莫含烟一靠近洞门,那洞门发出一道莹白光,那光温温润润的,将月牙洞门整个笼罩,那洞门看起来就像颗硕大无比的珍珠。

莫含烟朝洞门内望去,见洞门内雾蒙蒙一片,什么景象都没有,倒像是个没有尽头的幽闭空间。

心下一骇,料定自己不是被人遗忘这么简单,而是十足十的被囚禁!

她不甘心,伸手抚向那月牙洞门,一股无形强大力量逸出,将她震飞了出去。

莫含烟没想到那股力量那般强大,只觉胸口疼得厉害,捂住心口从地上爬起,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花木丛中。

那月牙洞门还在,不过门上的莹光已消失,俨然一扇普通的门。

莫含烟料定那月牙洞门应该就是偏殿的出口,显然那道结界是为了困住她而设的?

难怪这么多天没看见有人来过?想来,是神祖下了神令不许人靠近?

之前还存有一丝侥幸,以为天迦黎病好后会来找她,如今看来就算他好了,有他那会神祖老爹干涉其中,他就是想见自己也难。

不行,不能这样等着别人宰割!她要冲出去!师父为她受了那么重的伤,她怎能放心得下他!

她该怎么办,如今走是走不掉了!

莫含烟无力地塌坐在花木树下。从没有过的无奈在心里肆意而生。

蓦然间,她觉得好恨,恨自己太无能,又恨神祖太无情。怎么说自己也是他儿子的徒弟,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

“师父,你在哪?”

对着空寂的院落莫含烟喃喃唤起。

转眼又是几天,莫含烟由失望渐生到了绝望。

不知不觉她又朝那道月牙洞门步去,望着那莹光闪闪的门,举起手中的琉璃剑狠狠砍去。

“噹!”白光如柱,琉璃剑瞬间被震飞,发出一声凄鸣。

莫含烟跌倒在地,无意间掌心被石子划破,血水汩汩直流。

她一步步爬去,拾起一旁的琉璃剑,抬首望着那道安然无恙的门,杏目圆睁,玉牙紧咬,一股气流横刺心口,瞬间贯穿脑穴,一点点汇聚丹田。

转眼,丹田盈盈被真气灌满。

莫含烟试着感应,发现自己居然冲开了忘尤的封印,真气融贯全身。

一个鲤鱼打滚,再次挥剑而上。

敛气提剑,对准那月牙洞门。

“噼啪”一声震裂,那月牙洞门像破碎的花瓶般,一点点龟裂。

莫含烟终于破了那结界,她又惊又喜,顾不得休息,身影一晃,飞入月牙洞门内。

四周一团漆黑,这种黑是那种真正的黑,黑得死寂,黑得惊悚,仿若到了宇宙的边缘,所有的光点都照不到,揉不进。

即便琉璃剑上时不时能泛出点微弱剑光,也很快被无尽的黑暗吸食。

一股原始的混沌气充塞弥漫,像大海里翻涌的黑色波滔,一点点将莫含烟淹没。

莫含烟仿若回到了天地伊始,回到了那个传说中只有黑暗的混沌世界。

四周太黑,太静,压得她喘不出气,她不敢再多走。

于是闭目原地打坐。

本只是打算养好精神在打算,说来奇怪这里灵气居然十分充沛,比之任何一个她之前见过的地方都要多。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不是太有灵感,今天暂且两更吧!感谢一直追随此文,打赏此文、评论此文的亲们,明天见了!

兵人大战内购破解版

蜀山战纪破解版

熹妃传变态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