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3-【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37:16 阅读: 来源:球阀厂家

孩子的动作非常轻微,但却引起了夜雪阑的注意。

“你怀孕了!”夜雪阑用了肯定的语气。

她羞赧地垂下头。

“是本尊的孩子?”

她点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发现。

他有些惊喜,身为魔神他极难有子嗣,没想到不经意的一夜,却让他有了后代。只是让她受苦了,她是仙,怀着魔的孩子极损修为。

他心痛地将她拥入怀中,感受着她的温暖,和她腹中正蠕动的骨血。

“云儿!”他唤她,声音柔得能滴出水。

她张口想唤他义父,却被他用嘴赌住,两唇相触,立即将千言万语抵去。

他舔着她的唇瓣意犹未尽地笑道:“不要唤我义父,我从没说过要当你义父!你是我的女人!”

夜雪阑的话隐约含着表白的意思,羞得天姩云两颊通红。

“那我唤你什么?”她轻语,说出来的话带着股娇嗔,听来酥酥软软,让他好不喜欢。

“唤我小阑!”

“啊?”她吃惊地望着他,嘴巴大得能塞下一个包子。

堂堂魔神居然有些萌态的名字。

见她失神,他好笑地弹了下她的额头,伏在她耳畔道:“这是我的小名!只告诉你!”

她被他逗笑了,撒娇地捶了下他的肩头。被他将那两只不安份的手攥住,继而打横将她抱起:“我们回家!”

她靠在他怀里,一如小时候,玩累了,被他发现,抱回屋里。只是那时的他周身冷冷的,一股生人勿近的,让她不敢靠近他,而现在的他,好似容易亲近的多。她喜欢这样的他。

他爱上自己了吗?

想到这里,她从他怀里探出脑袋,认真地望着他。

他好似憔悴了许多,身上依旧残留的酒香,想必出来之前又喝过酒,那个卡在她心口的问题不时脱口:“那个女人是谁?”

她记得小时候,有回他醉酒时,含糊不清地唤过,直觉告诉她,那定是个女人。

夜雪阑身躯一僵,愣愣地望着她,继而叹气道:“都过去了!往后有你就够!”

天姩云见他说得认真,也就不在追问。

两人回到魔宫,那群大大小小的妖魔,见他们的头从外面抱回个女人,惊得下巴掉一地。

几百年来,还没哪个女人能在魔神身边呆上一个月,如果有,只有那个叫天姩云的小狐狸,可惜那小狐狸只是个小女孩,算不得女人。

这回魔神倒像是认真了,瞧他把这女人当宝似的,回来就直奔寝宫。

当着他手下这么多人的面,两人明目张胆直奔寝宫,也不知旁人怎么想他们。

天姩云羞得将脸埋进他怀里,哪里还有脸出来见人。

“放我下来吧!”天姩云不好意思地开口道。

夜雪阑轻笑,却没放手,直至进了寝宫,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榻上,深怕她会碎了一般。

不过现在的她确实经不起折腾,随着腹中孩子的成长,她的修为逐渐在减弱,或许留在魔宫与她最安全。

他庆幸这么快发现,不然晚了,她是不是就有生命危险。

不敢往下想,只求她能平平安安。

夜雪阑自然不能看着她这样下去,每隔几日都要灌输真气给她,她顿觉精神好了许多。

夜雪阑并没有说何时与她成婚,只听他对手下交待,要敬她如同敬他自己。那些妖魔见到她都唤她夫人,却不是魔后,她并不计较称呼,只是心里难免觉得有些不自然。

夜雪阑事多,可谓日理万机,常常白天出去要到深夜才回,每次回来,她已睡着,他没有打扰她,而是去了书房。

一次两次她倒不觉得,只是时间一长,隐约让她感觉他在有意疏离她。

心情不免沉闷,加上怀孕的女人本就思绪忧郁敏感。

这日她去花园,听闻魔宫里的侍女私下在交流,侍女甲道:“尊主大人怎找了个这般无用的女人!瞧,她那弱不禁风的样!还是个仙呢,看起来比妖还要娇弱。比起紫樱护法,可就差得远!紫樱护法可是妖族公主!为了咱尊主,一直甘愿屈之,为尊主卖命,如今让个旁人捷足先登,真是可怜!”

“听说那女人怀了尊主的孩子!”侍女乙说。

“噢!难怪!敢情是母以子贵!”丙又说。

……

三人还在交流中,天姩云却已听不下去。

紫樱护法,她之前没听说过这号人,想来,是夜雪阑新收服的妖族。

她不想多想,只要他对她好就好。

眼前的花园一如三百年前,只不过景致此时更为精致。园里植满了各种花,有的是夜雪阑从天宫挪来的,难得为讨好她,不费周章地将那仙花仙草移植在这。

她很是感动,却又替这些仙花仙草担心,不知它们在这能活多久。

孩子自打回到魔宫活动的十分频繁,每日都在她肚里翻筋斗,她闲下无事的时候就抚着肚子,跟孩子说话,明知他听不懂,她仍耐着性子与他说。

夜雪阑不在时,她连个说上话的人都没有。

夜雪阑怕那些魔女、妖姬对她不够尊重,干脆一个没用,只定时让她们送些吃得过来。

转眼一个月过去,他来看她的次数越来越少,这一次仅隔了十多天,天姩云想他的紧,不得不主动去找他。

殿堂里点着数支烛火,影影绰绰间,两个紫衣妖姬留在夜雪阑身边随身侍候。

其中一个是紫樱,今晚的紫樱打扮的极为媚致,仿若将全身媚术全展现了出来。

她身段本就窈窕有致,加上若隐若现的轻纱,越发的撩人心魄,此时她半依在夜雪阑怀中。轻纱半敞,露出如雪香肩,暧昧的姿势,让天姩云心中一跳。

紫樱腹上的剑伤,早已康复,光滑玉滑的小腹上,半点疤痕不见。此时她俏笑盈盈地替夜雪阑杯中倒酒,随后端给他,玉手搭在他肩头道:“尊主,婚事要如何安排?”

天姩云心下一惊,他要成婚了,是跟自己么?

她有些激动,这些天看不到他,原来是去张罗婚事了,想必是想给自己一道惊喜。

她微微一笑,不时提起罗裙,刚想抬脚进去,只听夜雪阑开口道:“紫樱,你是新娘,这事但凭你做主就是!”

天姩云如遭雷劈,脑袋一蒙,差点晕过去。好在她手脚快,立马扶住门板。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第二更了哈,晚上还有一更,一会见!

战姬少女九游版

马上三国破解版

大秦伏魔录手游

崩坏西游满V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