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光伏业和造船业在风暴中心的难兄难弟-【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22:13 阅读: 来源:球阀厂家

光伏业和造船业在风暴中心的难兄难弟

最近,温州“标杆性”大型企业庄吉集团因为银行抽贷和船东弃船的压力,出现资金困难。拖累庄吉集团的是2006年涉足的造船行业。庄吉集团子公司浙江庄吉船业在建的2艘8.2万吨散货船,是温州造船业历史上最大吨位的船舶,船东因自身亏损严重已提出弃船。目前,因后续资金不到位,这2艘船已停建。不仅如此,因建行2000万元贷款到期不续贷,导致庄吉集团还贷逾期,被银行列为关注类企业,银行对庄吉抽贷达1.07亿元,已严重影响正常的生产经营和银行还贷周转。庄吉集团贷款总额13.9亿元,加上弃船后银行索赔的3.36亿元,总负债17亿多元,但庄吉集团总资产只有24亿元。此外,庄吉集团与其他5家企业互相担保贷款十几亿元,而这5家企业与其他企业还有更多的互保关系,总共欠银行贷款300多亿元。在这些互保企业中,有不少温州知名大型企业。情急之下,庄吉集团只能向政府求助。

除了庄吉船业,台州市最大规模的出口船舶企业––金港船业已向法院提交破产申请,浙江的明星企业,舟山市的恒富、蓝天造船集团都已宣告破产。以附加值低的商品船为主的浙江民企,在这一波危机中不幸先“倒下”。联想起前不久业界关注的另一行业事件––光伏二巨头赛维、尚德巨额债务危机,我们不禁思考:为什么风光无限的光伏行业、造船业民营企业,竟成了这次经济冲击波的风暴中心?仅仅是归咎于外界需求疲软吗?

行业特性是根本

我们对造船业、光伏行业进行分析,发现这两个行业具有二个相同的特性:

重资产、高负债:无论是光伏行业,还是造船业,都是高投入、高产出的重资产型行业,高负债率是这些行业企业的普遍特征。如,庄吉集团造船业共投资12.72亿元,总负债10亿元;赛维目前负债总额为248.93亿元人民币;尚德至明年3月,尚德到期短债高达15.75亿美元,可转债达5.11亿美元,总计20.86亿美元,这个数字是尚德2011年全年营收的七成。

强周期性:造船业、光伏行业与宏观经济相关度很高,这些行业重资产(资本)型企业,大量的资本支出带来庞大的折旧和摊销,利润对产量的变化极为敏感,行业低谷时规模调整弹性小,盈利呈现高度的波动性。2011年,随着欧债危机的骤然加剧,光伏产业的危机到来,一向依赖政府补贴得以迅速发展的欧洲光伏市场瞬间停滞,光伏组件价格狂跌70%。国际波罗的海综合运费指数(BDI)在2007年曾经达到过11033点的高位,今年2月BDI指数甚至一度下滑到651点,创造了新世纪以来BDI指数的新低。“船东挣不了钱,造船业就接不到订单。可持续多年的运力过剩,直接导致了船东下单量下降。再加上经济危机的影响,更是造成了目前航运业的困境,就更没有船东下订单了。”

地方政府是推手

企业出现问题,企业当然承担主要责任,然而,对于光伏、造船业的困境,地方政府热衷于“招商引资”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招商的“香饽饽”:高投入、高产出光伏业、造船业是地方政府招商的“香饽饽”。原因非常简单,光伏产业,是新兴产业,船舶业是2009年出台的中国十大振兴产业之一,光伏产业、造船业能为地方GDP带来大增长的同时,又能实现“产业升级”政绩。于是,光伏项目、造船厂遍地开花,全国上百个城市建立光伏发展基地,不少地方要将造船业打造为支柱产业。

规模“赛车”:地方政府好大喜功,希望企业快速做大,为做大规模设置了诸多的“奖赏”;企业家投其所好,为“规模经济”和“龙头地位”不断投入,更为了得到政府各种优惠政策盲目扩张。企业如同一辆无终点的“赛车”,不断加速,直至滑出赛道。

银行是催化剂

对于光伏、造船行业中的民营企业,银行前后不同的放贷热情,给他们带来的是悲喜两重天:

银行是“上帝”:光伏、造船业成长初期,银行在个别企业的成功光环影响下,把大量的信贷资金投入到光伏、造船业。如,2011年3月末,江西赛维获得银行授信254亿,实际使用额度152亿。银行的慷慨放贷,加速了行业的成熟期到来,从“新兴产业”到“产能过剩”只是短短的几年间。2011年,尚德光伏组件产量飞跃式增长,达到了2GW,几乎比上一年增加了一倍。与此同时,全国光伏组件产能也从21GW一跃增长到51GW。尚德资产负债率在不断扩产中一路飙升到2011年的81.6%,并从此埋下了隐患。

银行是“魔鬼”:经过了过山车似的行情,目前,多数银行都把船舶业定为高风险行业。“这个产能过剩的行业,对银行来说风险太大,自然是偏向于大型国企”银行人士如是说。同样,光伏企业与银行关系也变得非常微妙。在地方政府的协调下,大的银行害怕“抽贷”给赛维、尚德带来致命的风险,不得不继续以“借新还旧”方式维持自己帮忙吹起来的“泡泡”,而小银行承受风险能力差,为了控制风险,“抽贷”在所难免,这不,赛维已被某银行告上法院,追索逾期贷款。

企业管理是基础

对于善于抓住发展机遇的民营企业,进入一个资本技术密集型的行业,而后遭遇从高速增长到低速增长的转变,补上的不仅是融资这一课:

羊群效应:前几年航运市场火爆,光伏行业高速增长,尚德施正荣的“首富”效应和“中国船舶”A股市场“第一高价股”效应,加上“新兴产业”、“十大振兴产业”的政策导向,使很多民营企业的多元化发展投向了造船业、光伏等领域。羊群效应下,企业家缺乏必要的冷静。

缺乏核心技术:大量民企涌入造船业领域的低端制造部分,只能造普通的商品船,无法沾边高附加值的特种船只,导致低附加值船企占到60%左右的中国船舶制造量。如今,更多的台州当地船厂欲转型为海洋工程领域,然而,这并非是一般的船舶企业可以进入的领域,包括设计、动力系统、通讯设备等,民营企业掌握这些核心技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还需经过大的研发投入和长时间的技术沉淀。同样,许多光伏企业没有掌握核心技术,产品差异化特性不明显,还是以价格作为主要竞争手段,行业增速趋缓,出现倒闭潮便是一个大概率的事情。

管控体系滞后:跨行业发展,公司的管控体系绝不是增加一两个部门那么简单。不同行业处在不同的生命周期,具有不同的特征,关键要素表现形式也不同。即便是横向一体化和纵向一体化发展,公司的管控方式、管控工具、管控力度,甚至是企业文化也应有较大的变化,以适应经营环境的变化。如,尚德的上下游纵向一体化发展,赛维的多生产基地运营,就为他们的供应链管理和成本管控带来很大的挑战;庄吉集团从服装行业发展到造船业,就需要很强的创新能力和研发管理水平。

路在何方?

如何走出困境,不至于在春天到来之前倒下?溢海投资顾问对目前仍身处寒冬中的企业给出了以下三个建议:

重组业务:以市场为导向,专注于核心的业务领域,出售非核心资产与业务,谨慎采用上下游纵向一体化发展方式,以免过长的业务线把公司拖垮。

企业模式创新:行业低谷和过渡时期可能为企业创造更多优势和机遇,企业创新在此时应更注重于企业模式创新,利用行业资源走整合式发展,通过广泛的业务合作获取成本和灵活性的优势,降低对资本的依赖程度。

危机中转型:原有的经营活动和组织流程为高增长行业而设立,成本控制并不是最优先考虑的。面对萎缩的市场,企业需要重新审视整体商业环境,对竞争对手无暇顾及的市场空隙和客户价值新诉求进行重新选择,并精简组织和人员,降低成本,持续提高业务的毛利率。

朝阳工服订制

福州工服订做

郴州工服设计

相关阅读